那是個平凡的暑假晚上,發生件不平常的事情。
我正在檢查兩位中度自閉症高中生行李有沒缺漏,聽到不遠處有爭吵的聲音。
「不要,我要自己洗澡」
「不行,你媽媽交代過我們要看你洗澡,否則你大便會大在地板上」跟我一起服務的哥哥正在旁邊說服他

 

當下,我聽了不怎麼開心。
我們服務的其中一個目的,就是希望讓這些自閉症能體驗一般國高中生出來跟朋友玩的感覺
怎麼會出現「你媽媽命令,所以我們要遵守」的台詞呢?

 

於是我放下手邊的工作,揮手示意哥哥,然後跟那位大朋友(之後用星兒稱呼)約定
「哥哥先給你一次機會,如果你今天沒有把大便大在地板上,你明天一樣可以自己洗,哥哥不會看你洗澡。但如果你還是把大便大在地板上,那我們明天就會看你洗澡。還有,我們一旦覺得有問題你要馬上開門,否則我們也會當你大便大在地板上!」畢竟是中度自閉症,不免有點囉嗦
「好!!!!」聲音剛出,「碰!」的聲音緊接出現。
雖然我跟她這樣約定,但我其實很清楚待會的發展。

 

不到五分鐘,聽到了「噗!」的聲音,而且聲音聽起來不像掉在馬桶。
一位哥哥馬上衝去民宿拿備份鑰匙,
一位哥哥則是在廁所門邊大喊:「星兒,開門,我數到三!」
在三準備出現時,星兒終於開門,背後的浴室可清楚看到黑色物體。
「星兒,你不是答應哥哥不會這樣做嗎?哥哥不愛妳,要生氣了!」

 

聽到最後幾個字,我的心好痛。那好像是有天你最愛的人,最信任的人告訴你,因為你做不好,所以我不愛妳了
於是我趕快阻止怒火中燒的哥哥,換我好好面對星兒。

 

「星兒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我試著用自己最溫柔的語氣回答
「哥哥,你不要生氣,你要愛我!」,眼前除了被嚇壞的小孩,還有過去那個無助的自己
「你聽哥哥的語氣,有像生氣嗎?」
「沒有」
「哥哥只是想要了解發生什麼事了,只要你能夠解釋,我都願意相信你。」
「就、就突然有東西從天花板掉下來了」
聽到這話在旁邊的哥哥又要準備發怒了,但我還是用手示意讓我來。
「可是我們剛進來得時候沒有阿,怎麼現在突然有了?」
星兒知道自己的謊無法再撐下去,只好說:「那是從肛門上面掉下來的!」
「所以那是不是你大出來的?」
「不是!」
「不然那是什麼」
大概對眼相望一分鐘,他才終於承認。
我指示他清完地板上的大便和穿衣服後,重新跟他敘述約定。
「還記得我說的嗎?明天我會看你洗澡」
「不要,我要自己洗澡!」
「你答應過哥哥了,你希望哥哥沒遵守自己的約定嗎?」
「不希望!」
「那我明天看你洗澡可以嗎?」
「可以!」

 

看他有點失落的眼神,我補充道:「我只有說明天要看你洗澡,但下次如果還有機會跟我們出來玩的話,我們願意再給你一次機會,只要你有好好洗澡,不要再把大便大在地板上。」
「真的嗎!?」眼睛突然恢復小孩才有的清澈
「前提是你要能夠做到明天的約定!」
「哥哥我答應你!」

 

就這樣,在平凡的夏夜裡,誕生一場不平凡的愛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